咨询热线 010-58097003

乡村策划:寻找乡村触媒

作者:翟辉     2016-06-08 14:36     关键词:乡村策划,乡村规划,乡村触媒 人气

    乡村问题老生常谈,乡村建设如火如荼,乡村规划全面覆盖。乡村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出现了众多问题,“乡村无规划、乡村建设无序的问题仍然严重,乡村规划照搬城市规划理念和方法、脱离农村实际、实用性差的问题更为普遍”。

    《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于改革创新、全面有效推进乡村规划工作的指导意见》中虽然明确了“村庄规划内容应坚持简化、管用、抓住主要问题的原则”,也强调了村庄规划“关键在于创新,要做到五项创新,即坚持建设决策先行、坚持县域乡村建设规划主导、建立相关部门统筹协调的编制机制、创新村庄规划编制内容、创新村庄规划编制机制”,但是如何落实却仍然需要进一步探索——乡村需要和城市规划相对应的“乡村规划”吗?乡村规划的关键在于创新,那么创新的关键是什么呢?

    乡村策划

    乡村的建设发展不应该跳开“问题—切题—破题”的过程——发现问题并切中要害是“策划”,抓住关键而破题需要寻找“触媒”——乡村需要的是策划而非规划,乡村建设创新的关键是找到“触媒”。

    乡村不同于城市,乡村策划也不同于建筑策划,除了整村新建,大多数村庄需要的仍然是“再生”思维,所以在“分析—综合”过程中,分析比综合更重要,界定比设计更重要,因为千百年来,乡村都是缓慢地自然生长的。

    乡村策划的首要任务就是把在乡村设计中所应表达的价值论述清楚,正是这些潜在的价值和目的构成了乡村策划的框架结构。乡村策划不仅强调“对问题进行定义”,还应该把它作为一种手段来“提出问题”,来发现“这个村庄的实质”,拓展并揭示这个村庄的价值体系,并发现那些限制条件和可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从而把策划变成一个造就理想乡村的指南。

    乡村触媒

    “触媒”,即催化剂,它能够以很小的成本创造出很大的价值。乡村触媒的作用:

    (1)引进新元素(即触媒)导致在村域中修改现存元素的反应;

    (2)触媒可提升现存乡村元素的价值或使其做有利的转换,新元素(即触媒)不贬低旧元素,而是要补救它们;

    (3)触媒反应是可预测的、可引导的、可控的,触媒反应不会破坏村庄的环境背景内涵;

    (4)触媒的设计是策略性的。改变和刺激不是从简单的干预得来,而是经由一步步谨慎的策划去影响未来乡村的发展;

    (5)触媒不会在反应过程中被消耗掉,反应之后它仍然是可以辨认的、具自明性的,它和反应体系的关系就像锁与钥匙的关系一样,具有高度的选择性(或专一性);

    (6)一种触媒并非对所有的“反应”都有催化作用,同时,某些“反应”也并非只有唯一的触媒;

    (7)乡村触媒并没有成功的秘诀,但每个触媒反应都需要—个策略性的秘诀;

    (8)触媒并非单一的最终产品,而是一个可以刺激与引导后续开发的新元素,每个触媒反应的目标都是造就—个超出各元素总和的正向反应。

    强调乡村触媒的目的不是企图为所有的乡村设定一个有效套路或者一个最终的形式,而是希望描述—个乡村良性发展必备的激活特征:那些可刺激催化其他反应作用的力量——关键是新元素(触媒)与现存元素的相互作用,以及它们对未来乡村发展的影响,而非如何实现—个近似预定的实质理想。

    乡村触媒可以有很多类型和形式,可以是一栋建筑、一个活动,也可以是一种模式、一群人,就像原舍民宿之于莫干山、红米计划之于阿者科、云夕深澳里书局之于深澳村,这些都是触媒,它们对乡村发展的影响已经显现或即将显现。

    当然,触媒在使用过程中也会受种种因素的影响,从而急剧地或缓慢地失去活性。触媒失活的原因是复杂的,不管是永久性失活,还是非永久性失活,都应该尽力避免因错误的操作导致的失活。而正是由于不是所有的触媒作用都是积极的,因此,如果要保证乡村的作用效应是正面的、适宜的和可预测的,那么在乡村的策划阶段“对其实施可能产生的诸多影响因素进行系统性、综合性的分析是非常必要的”。


    乡村因为自身的发展潜力,以及城镇化、精准扶贫、土地扭转、地方文化保护、乡村旅游、民间资本注入等种种原因成为热点,不仅是建筑规划界的热点,也是文创、投资的热点。正是因为成为热点和众矢之的,乡村的规划建设更需要冷静、理性和谨慎,才更需要批判性反思和触媒的策划。

    广大的乡村存在着一系列的隐形秩序规则和生成语言,正是有了这些源自于其乡土文化的遗传生成系列或智慧模式,一代代的村民才可以不需要太多的额外思索,就能生成我们今天看到的自然和谐、美丽实用的乡村聚落。因此,在乡村的发展中我们不应该用有可能引起“突变”的力量破坏乡村长期形成的无形的却可以被执行的语言生成结构。

    “对于乡村聚落的发展而言更多的应是行走于出世与入世之间,根植本土主体、巧妙地寻找理想与现实生活的平衡点”。乡村策划的每个步骤应该是因其遗传生成系列而“由其前一阶段以及实际的事件来决定,而不是一个展望遥远未来的策略”,而系列发展正好是触媒设计的主要特征。所以,乡村触媒不应以乡村规划为根据,应以乡村策划为依据。

    强调触媒的乡村建设应该基于“有机秩序”的、一村一策的、过程调适的策划和界定,而非格局僵硬的、“八股”的、终结版的规划和设计。因为,规划往往是指定一个终结状况,而策划则试图建立一个较为概括的目标,并指出完成它们的方法;规划是一种解答的企图,而策划则是意图与方法的陈述;规划缺乏弹性,而策划则必备弹性。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