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10-58097003

使用者视角下的旅游小城镇发展研究——以丽江束河为例

作者:刘姝萍     2016-04-15 17:41     关键词:小城镇发展规划,旅游小城镇发展规划,束河 人气

使用者视角下的旅游小城镇发展研究

                                            ——以丽江束河为例


    1 引言


    旅游小城镇的空间生产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同时带来了新型生产方式和生产关系,各种空间都成为生产资料和生产对象。列斐伏尔(H Lefebvre)最初建构的空间生产三位一体分析框架包括“空间实践(spatial practice)”、“空间的表征(representations of space)”、“表征的空间(spaces of representation)”三个层面,其中“表征的空间(spaces of representation)”层面偏重空间的具体“居住者”和“使用者”,从最微观和细致的角度开展研究,具有较强的现实意义。

    本文主要研究居民、游客和商户的空间,他们在旅游小城镇中的角色、行为及对空间生产造成的影响,其中以居民为研究重点,并从旅游小城镇中商业空间扩张、社会活动空间分布以及居民的行为和感知几方面开展研究。并试图分析旅游小城镇空间形态演变的过程和特征,进而总结旅游小城镇发展的影响因素。


    2 空间生产与空间表征  


    2.1 空间生产理论

    列斐伏尔深刻地批判了将空间仅仅视为容器和“场”的传统观点,并将其理论聚焦于城市空间生产,提出了“(社会的)空间是(社会的)产物”的核心观点,将物质领域、精神领域、社会领域三者统一起来,挖掘空间的变化、空间的动力、空间的社会性,建构了空间生产三位一体的分析框架:“空间实践”、“空间表征”与“表征空间”:

    ①“空间实践(spatial practice)”:社会生产与再生产以及日常生活,就是空间性的生产,它既是人类各种物质实践活动和行为本身,又包括这种活动和行为的结果。

    ②“空间的表征(representations of space)”:概念化的空间,科学家、规划者、社会工程师等的知识和意识形态所支配的空间;

    ③“表征的空间(spaces of representation)”:“居民”和“使用者”的空间,它处于被支配和消极地体验的地位。

    2.2 表征空间体现

    “表征空间(representational spaces)”是一种再现性的、人们生活其中经历和体验空间的本真性的空间,它是对于“空间表征”的超越,又是对于“空间实践”的“回归”。它具体表达了复杂的、与社会生活隐秘面或底层联系的符号体系,它是意象与象征而直接生活出来的空间,属于“居民”和“使用者”的空间,它处于被支配和消极地体验的地位,是草根社会群体通过日常的社会实践、社会互动而建构出来的空间关系,并体现草根群体的意志与思维。相对于资本和政府规划的作用侧重于“强”空间生产,“表征空间”是居民等主导的“弱”空间生产,是被统治的也是体验的空间。


    3 研究范围及基础情况


    束河地处丽江古城区西北部四公里处, 是世界文化遗产丽江古城的组成部分之一。本文研究范围不局限于世界文化遗产的“束河”和“束河古镇”景区,文中所指束河古镇范围,包含束河街道办事处的8个自然村,分属于龙泉、开文两个行政村,以及与其紧密联系的开发建设项目,具体范围涉及:

    (1)龙泉村的仁里、街尾、中和、松云、文明、庆云村;

    (2)开文村的东康、荣华村;

    (3)周边开发项目:国际艺术村、免税店、锦上坊、雪山纳里、铂尔曼度假酒店、天域阳光一、二期等。

    由于研究范围没有具体的行政区划,文中统称为束河古镇(见图1)。

图1 束河古镇--本文研究范围图

    3.1 束河旅游发展情况

    束河古镇至2013年底旅游活动及接待区域主要有老四方街、仁里片区的古镇核心区、九鼎龙潭、茶马驿站(占地223亩,旅游活动核心区)等。

    2013年平均每天游客7600人,旺季时达14000多人。游客量2005年为114万人,2008年241万人,2012年接待游客489万人,占丽江游客总人数的40%。近5年束河游客数量年增幅达24.4%,游客量逐年增势明显。

    3.2 束河人口、经济情况

    为准确真实反应束河人口、经济状况,本文以束河古镇主要的组成部分龙泉社区居委会提供的有效数据为例进行分析。

    龙泉社区居委会是束河古镇主要组成部分,辖文明、中和、街尾、仁里、松云、庆云、红山7个居民小组。居委会统计年报表数据显示,2013年底全村有681户2650人,从事第一产业人数1265人,外出务工劳动力415人。人口自然增长率自2008年以来普遍偏高,2012年更高达18‰。

    2013年全村经济总收入2442.93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9000元,第一产业的比例由2005年的82%下降为2011年的27%,社会总产值由2005年485万元增至2011年的2442万元,居民人均纯收入由2003年的1400增至2012年的11000,增幅近6倍。


    4 束河古镇“使用者”的空间生产


    4.1 “使用者”的商业空间生产

    2003年旅游开发以来束河古镇的商业空间逐渐扩张,越来越多的传统民居转变为旅游服务的商业空间。

    原束河古镇内部基本为居住功能,现束河古镇内建筑的功能包含了商业购物(见图2)、餐饮、休闲(见图3)和客栈酒店(见图4)等旅游特征明显的业态(见图5),综合化的特征逐步显现,束河古镇的居住功能外移的趋势明显。

图2 束河商业购物分布图                图3 束河餐饮休闲分布图  

图4 束河客栈酒店分布图                    图5 束河业态分布图(核心区2013年)

    4.2 “使用者”的社会活动空间分布

    2003年前仅有少量专业游客来束河古镇参观考察,2003年起,昆明鼎业集团开始开发束河古镇,2004年在南部新开发建223亩的茶马驿站区,束河古镇的社会空间活动的分布也在逐渐改变。

    2003年旅游发展初期古镇主要为居民活动占据,有少量游客参与,游客主要集中在龙泉村的核心区(仁里村、老四方街区域)。

    2005年至2010年,茶马驿站区建成以后,游客活动和外来商户主要集中在束河古镇核心区和茶马驿站片区。

    至2013年底,游客活动和商户经营的空间逐渐扩大,主要分布在原村落内部,空间基本全被占据,居民活动空间外延。

    居民老屋逐渐出租,转变为旅游商业空间,游客活动范围在逐步扩大,而居民活动向古镇外部移动。游客活动核心区、游客活动分散区和居民活动区分布整体呈现从古镇内部向外的圈层关系(见图6)。

图6 束河2013年社会空间活动分布图

    4.3 居民的空间生产

    旅游小城镇的发展与扩张对居民土地的征用改变了他们的生活环境和生存条件,并带来新的生产工作方式、生活习惯、交往空间、社会关系等方面的变化。束河古镇居民收入来源多样化,传统农业生产收入比重变小,以旅游为核心的收入比重增大,当地居民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根本性改变。

    束河居民收入来源逐步多样化(见表1)。其中种田占26.9%、单位上班占20.51%、房屋出租占20.5%,可见房屋出租俨然成为束河居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通过访谈得知,除文明村、荣华居民居出租较少以外,其余村庄大部分民居均已出租;部分居民收入来自自主经营:庆云村有部分居民自己经营客栈及餐馆;参与旅游服务:本地居民通过卖水果、卖小吃、参与旅游运输及客栈服务等旅游服务取得一定收入。

表1 束河部分居民经济收入来源一览表(资料来源:居民问卷调查自绘)

经济收入来源

种田

单位上班

餐饮

杂货店(小卖铺)

旅馆酒店

出售手工艺品

自办企业或公司

外出打工

其他

出售房屋

出租房屋

出租铺面

其他

数量

21

16

1

5

2

1

0

11

0

16

5

0

百分比

26.92%

20.51%

1.28%

6.41%

2.56%

1.28%

0.00%

14.10%

0.00%

20.51%

6.41%

0.00%

    基于束河古镇现状情况和居民访谈,束河古镇居民的空间生产现象呈现出以下几类代表性的特征(见表2)。

表2表束河古镇居民空间生产特征一览表

序号

特征

实例

1

为居民带来租金收益和就业机会

在餐馆里打工的本地纳西族老人李女士,街尾村人。家里的老院子已出租,年租金20余万,已在在安置用地新建住宅。现老人在餐馆打工每月收入800余元,比起以前的农活,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方式让她觉得更为轻松。

2

规划统一安置用地的村落出现大规模空间生产现象

退休老教师李老师,现居住在东康村老房子中。村中共50所民居,现有46所已出租作为旅游商业用途,仅有4所未出租。大部分村民因出租老房子,搬迁至原村落北部新宅基地中,政府征地后在束白路西侧进行村民的统一安置,宅基地标准为0.6/户。 

3

古镇边缘的村落也逐渐出现空间生产现象 

文明村村民李师傅,住在自家老民居里,现未出租,院子较大环境较好有出租的打算。

4

空间利益分配不均对居民心理产生影响 

微型车司机和师傅,荣华村村民,从事司机行业四年,每天往来束河和大研,非常辛苦但收入较低。因荣华村与古镇相对隔离且无政府规划的安置宅基地,想进行房屋出租但不具备条件,对此有些许不满。

    束河古镇的居民仍保留很多原有的生活习惯,如在“三眼井”里洗菜、村落周边的河流里洗衣物以及在束河完小门口摆摊卖丽江粑粑给学生作为早点(图7、图8)。虽然束河古镇核心区中很少出现本地居民的身影,最多集中于现菜市场(小平桥旁)附近,从一些生活细节仍可发现这是一个生活的小镇,居民和游客活动区域有部分重合(见图9、图10)

图7 菜市场门口居民生活场景(买卖小吃)图8 小平桥旁居民生活场景(买卖蔬菜) 

 

图9 松云村居民生活场景(洗衣物)图10 束河完小门口居民生活场景(卖早点)


    5 旅游小城镇发展的特征及动力


    5.1 要素

    束河古镇的商业地产开发最初、最主要是由丽江束河鼎业开发公司开发,现已有多家地产开发商进驻,其中对空间生产巨大影响的项目有:茶马驿站、哈里谷酒吧街及玉器城以及在建的免税店等(见图11-图13)。

    束河古镇的住宅地产开发目前主要集中在束河东南侧,主要有:国际艺术村、天域阳光、锦上坊、雪山纳里等(见图14-图16)

    束河古镇目前除文明村和荣华村以外都有新搬迁安置的新村,有仁里新村、中和新村、街尾新村、松云新村、东康新村等(见图17-图19)。

    旅游小城镇的空间生产是多样化的发展过程,居民“自建”房需政府的规范引导,使新建房屋与环境协调。房地产企业的进驻为旅游小城镇空间的丰富多彩和质量提升发挥了不可磨灭的巨大作用,大量的市场化开发建设对旅游小城镇的空间形态产生了持续的重大影响。

    5.2 特征

    5.2.1 外部空间的迅速扩张

    外部空间的扩张主要包括整体空间格局、用地边界和街巷的演变等,束河古镇2003年9月至2013年外部空间的扩张非常明显,用地成倍增长(见图20-图23)。

图20 束河2003年9月用地                 图21 束河2005年用地

图22 束河2010年用地                  图23 束河2013年用地

    束河古镇外部空间的扩张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1)逐年新开发的项目,地产项目开发的用地一般都较完整,以城镇用地为边界,且用地规模较大、用地开发时间统一,所以地产开发使小城镇空间向外扩张呈现完整性、统一性的特征;

    (2)大量统一新建的宅基地,由于束河古镇的“两个宅基地”政策使得政府划了很多新的宅基地安置搬迁的居民,主要是两个村落之间的用地(如松云村和庆云村之间)、一些离古镇稍远的村落周边的用地(如荣华村旁及文明村旁)以及原村落周边(如东康新村)等作为居民安置用地,安置用地规模较大,但由于各家各户自己修建房屋,开发时间不统一,所以外部空间扩张呈现随意性和零散性的特征。

    整体来看束河古镇外部空间的扩张方向受现状地形的影响主要朝向东南方向,道路随着用地的开发逐渐扩宽、增多。由地产项目开发而引起的外部空间扩张受到用地的限制,目前束河古镇依然有用地可供开发,所以此类方式将持续;而居民安置用地引起的外部空间扩张将在完成之后不会再有太大的影响。

    5.2.2 内部空间的持续更新

    内部空间的更新主要包括公共设施的新建、传统标志物和节点的改造以及建筑的转变等。

    束河古镇内部更新一直在进行,其中新建的公共设施及标志物和节点众多主要集中在2005年至2010年之间,有龙泉村居委会、卫生院、文化站、各村活动中心、束河街道办事处、束河古镇管理所等以及新修缮的茶马古道博物馆、新建的飞花触水区域、四方听音广场、迎宾广场、古镇牌坊等标志物和节点(见图24),而内部更新的一方面可以从内部的用地上看出,束河古镇在2005年至2010年之间内部新建及更新的小块用地较多(见图25)。

图24 束河古镇新建公共设施及新建和修缮的标志物、节点

图25 束河古镇2005年--2010年用地变化图(核心区)

    束河古镇的内部更新一直持续,但主要集中于古镇开发中期阶段,现阶段(2013年底)束河古镇内部更新相较之前缓慢。更新新建的标志物及节点,传统的标志物和节点经翻新或重建已基本完成;传统民居经改建已成为适宜商业活动的商业型建筑,新建民居较传统民居有了体量加大、用材新颖、空间灵活等特点,所以内部更新呈现新建的部分趋于缓慢、建筑改造持续的特征。


    6 结语


    本文研究的是“使用者”视角的旅游小城镇空间生产,束河古镇空间生产的“表征空间”并总结旅游小城镇的空间生产特征,从商业空间扩张和社会活动空间分布、居民空间生产行为、感知等的分析可以看出空间生产和利益相关者的相互影响,特别是空间生产与居民的相互影响尤为明显。通过空间生产的“空间表征”研究发现,无论是旅游小城镇的外部空间生产还是内部更新,所历经的正是一个生产与再生产过程。

    旅游小城镇外部空间的扩张体现在外围用地的成倍增长,地产开发使小城镇空间向外扩张呈现完整性、统一性的特征,主要受是否还有用地的限制,此类方式将持续;大量统一新建的宅基地,外部空间扩张呈现随意性和零散性的特征,此类扩张有一定量的控制,将在完成之后不会再有太大的影响。旅游小城镇内部空间的更新一直持续,但主要集中于古镇开发中期阶段,后期内部更新相较缓慢。更新新建的标志物及节点,传统的标志物和节点经翻新或重建已基本完成;传统民居经改建已成为适宜商业活动的商业型建筑,新建民居较传统民居有了体量加大、用材新颖、空间灵活等特点,所以内部更新呈现新建的部分趋于缓慢、建筑改造持续的特征。






    北京泛华志达规划设计院

    网址:http://www.fanhuazhida.com

    电话:010-58097003

    传真:010-62279551-602

    邮箱:fanhuazhida@sina.cn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西什库大街31号院17号楼4层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