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10-58097003

关于名人故居合理利用的思考——以北京市名人故居为例

作者:狄静     2014-11-18 18:24     关键词:名人故居,保护,利用,开发 人气

    所谓名人故居,就是经过多方考证,证实在历史上文人墨客、政治家等等具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曾经居住的地方,是一种特殊的文化载体,他历经时间的洗刷依然记录并留下了这些人物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科学价值。北京作为六朝古都,历史上的许多风云人物在此留下了他们的足迹,也留下了可供后人缅怀、凭吊的故居。然而,笔者在实地走访中发现故居的现状令人堪忧,许多故居已是破败不堪,岌岌可危,甚至沦为危房,有些门前甚至连标志牌也没有,周边居民更是对其茫然无所知,知道者也很淡漠,表情木然。为此笔者以北京城区的名人故居为例对其“合理利用”进行了浅显思考,抛砖引玉,以求能够找到“保护与发展兼顾”的合理、恰当、可行的利用模式。

    一、名人故居的意义

    名人故居大多都是某一个时代有一定影响力的人物曾经居住过的地方,是一种特殊的文化载体,不仅反映出某一个名人的生平事迹、思想气度、趣味雅好,同时更是那个时代的窗口,能够反映出那个时代大量的信息,如政治气候、经济发展、文化自由、社会风貌、科学技术等时代背景,是多种因素的集合体和当时社会情形的浓缩,从这个意义上讲,名人故居具有极强的社会研究价值。

    名人大多是某一个时代各行各业的精英人员,他们在自己的领域作出了非凡的成就,独领风骚,代表了当时某个行业某个地方(或是国家)的先进或者最高水平,有些甚至是世界先进水平,是某一个地方(或是国家)的骄傲甚或精神领袖,能够增强当地民众的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对后人起到极强的教育、引导和激励作用。名人故居作为名人居住过的地方,自然成为后人凭吊、缅怀、追忆、寄情的最佳去处和载体。

    名人故居因为名人的特殊性,基本承载了某个地方的历史文脉,能够很好的反映出某个地方的发展脉络和“过去的辉煌”,成为一个国家、一个地区对外展示自己形象的窗口,成为一张响亮的名片和一面不倒的旗帜。

    二、现状问题

    我国名人故居众多,但其利用尚处于简单粗放阶段,据北京文物部门相关资料显示,仅北京目前存有元代以来的名人故居1500余处,其中绝大多数尚未认定为文物保护单位。城内现有的308处较为知名的名人故居中,被拆除的有98处,三成沦为大杂院,仅有三成挂牌受到保护,主要包括纪念馆、博物馆、单位办公用房和普通居民居住的住宅。北京的名人故居,按照保存和保护情况划分,可以分五大类。第一类是已经过市、区(县)文物行政管理部门以名人故居名义公布的文物保护单位,北京现有挂牌保护的国家级、市级、区级名人故居31处。它们中有10座对社会开放,有20座保存状况较好,但仍有11座为不合理使用,保存状况堪忧,有的已成为建筑格局面目全非的居民大杂院,其利用的合理性和发展前景等方面有待于进一步强化与创新。存在问题主要有:

    1、利用方式粗放。目前北京的名人故居利用方式雷同、文化个性不强、衍生功能薄弱,在北京的社会活动中利用率较低,其文化明珠的璀璨光芒不仅未能放射,却出现了集体暗哑的尴尬现实局面,在无形中造成了文化资源的二度浪费。如保护较好的几处故居,位于北京二环以内核心黄金地段的宋庆龄故居、齐白石纪念馆,有鲜明的空间区位、时代背景、建筑特征和文化身份,但陈展内容几乎全都以名人的生平事迹、生前用品、各类手稿为主;展示方式依旧依靠橱窗展示、墙壁挂贴;使用功能上仅有简单的视觉观赏和游客接待,未能深入研究受教育者、来访游客的心理需求,不能适应社会发展形势的要求。如果仅仅像目前这样简单、粗放式地对外开放,并不能发挥名人故居应有的作用,其文化特征也将随着岁月的流逝而消失,这对今后的保护极其不利。

宋庆龄故居:展出生前坐过的汽车  

齐白石故居:展出作品《虾》

    2、房屋质量不高,功能过时。我国的古建筑由于受历史传统、时代背景的影响,多属于木制建筑,在防火、防潮、防虫等方面存在先天不足,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财力、物力,进行动态的不间断的翻建和修复,如此势必会使文物原状发生改变,而现代科学技术与材料的使用又受到“原状保护”的影响从而陷入“两难”的尴尬境地。名人故居主要是某个时代的产物,很多功能设施已经不再适应当今需求,如给排水、消防、电力、洗手间等,需要进行改造。

    3、市场吸引力堪忧。名人故居被称为“被遗忘的角落”、“死了的经典”、“过去的辉煌”,再加利用方式简单粗放,参观枯燥,寡然无味,参与互动性差,其市场吸引力有待于进一步调查确定,尤其当代年轻人大多对其知之甚少,兴趣不大,甚至不以为然。即便前往探访也不过是走马观花,匆匆一瞥,其社会教育功能和激励引导作用远未发挥。随着社会思想的不断开放与进步,所谓的名人其负面事件被不断披露,甚至形成一种负面形象,激起大家公愤,更是让其市场吸引力大打折扣。

    4、资金投入有限,来源渠道单一。名人故居的保护与再利用项目属社会公益性事业。而当下这方面的专项资金投入相对比较薄弱,资金需求与投入之间存在着巨大缺口,再利用方式比较粗放。譬如位于西城区宣武门外上斜街50号的龚自珍故居、位于西城区金井胡同的沈家本故居现在主要为私人居住场所,且住户不止一家,居住环境杂脏乱差,局部还堆放了大量杂物,并且存在众多安全隐患。要实现这些院落内住户生活条件的改善、文物建筑的彻底修缮和再利用,就必须先腾退住户。但这两处院落皆处于北京城二环以内,属于核心黄金地段,腾退经费高达亿元计(人均80万)。如此庞大的资金需求致使院落整体更新再利用项目进展缓慢,只能维持当前的简单粗放使用状态。除了这种大金额腾退费外,生活设施改善、安全隐患整治、白蚁防治、房屋测绘、消防器材配置及日常维修保养等方面无不需要大笔资金。若按当前依据重轻缓急来安排各类修缮计划,势必使那些暂时无法得到系统保护修缮的文物建筑继续处于粗放使用状态中。同时又由于牵扯到公房、私房的体制问题,使得资金来源渠道单一,融资方式难以突破创新。

龚自珍故居:西城区宣武门外上斜街50号

沈家本故居:西城区金井胡同

    5、运营机制不畅。名人故居牵扯到公房、私房的所有权体制问题,牵扯到规划局、住建委、重大办、宣房投、房地中心、房管局、文物局等十几个职能部门,如果将房屋的产权单位、私产所有人也考虑进去,则牵扯单位更多。部门之间沟通不畅,协调不利。这些名人故居大多文化内涵鲜明且具有很高的史地关联度,为凝练区域文化特质、营造场所感强烈的城市魅力空间提供了强大的集群优势和充足的文化资源。然而由于保护性整合和再利用所涉及到的问题比较复杂,各级各部门在保护和合理利用上缺乏整体规划的魄力和集“散”为“整”的共同举措,未能将其相互整合,增强文化气场,也没能将其与当地的风景名胜、旅游休闲、文化娱乐等资源进行整合,形成具有特色和鲜明个性的旅游参观路线,只是将其打造成一个个孤立的遗存物或独立空间,结果既无法享受集群规模带来的文化、生态效应,也无法分享产业联动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譬如郭沫若故居、恭王府、宋庆龄故居、醇亲王府、梅兰芳纪念馆与什刹海、护国寺街都处在一个片区范围内,故居之间距离较短,非常适合步行游览观瞻,且这些故居有着很强的内在关联性,应集散为整,集中连片规划利用,但由于诸多因素的限制,而今基本停留在完成单个文物的保护修缮和本体主题展示上,尚未能采取相应的整体规划来实现整体性开发再利用。

    三、利用原则

    1.寻求一个恰当的平衡点。名人故居的利用主要包括“时尚、商业、文化、教育、科学、艺术、历史”等方面,寻求一个恰当的平衡点进行适度适量适时的合理利用是必须坚持的第一个原则。尤其避免过度的商业化开发,使其沦为“谋利的工具”。

    2.与时俱进。名人故居属于过去的建筑,存在“过时”的问题,即物质性过时和功能性过时(请详见《旧城改造的前世今生》),因此在对其进行保护、利用的时候需要遵循“与时俱进”的原则,既不能大拆大建,一边倒的粉刷一新创造一批“假古董”,也不能极力死保,以“保持原状”的名义进行“有机更新”,却忘记了“新陈代谢”,只能任其衰败下去。如此极易成为政府的负担和社会的一大隐患。

    3.分类分级,去粗取精。北京的名人故居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北京市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办法》、《北京文物地图集》等规定共分为五类,对这些故居进行分类分级,去粗取精,同时兼顾目标市场吸引力与号召力,按照主人的身份分为文学圣手(老舍故居)、朝廷大员(恭王府)、戏剧名家(梅兰芳纪念馆)、革命先辈(宋庆龄)、科学巨匠(郭守敬、沈家本)等。

    4.全面看待,能保尽保。名人故居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它们如同一颗颗镶嵌在北京城内的文化明珠,蕴含着璀璨夺目的灿烂芳华。因此我们需要对其全面看待,能保尽保,不留遗憾。

    四、利用模式探索

    1.居民自用自营。四川阆中古城名人故居众多,它们大多由当地原住居民继续居住,同时自用自营,故居变得平民化、通俗化,但需要遵守一定的保护性法律法规。原住民基本维持了故居的本来特色,但会根据时代发展和自己需要对其进行改动,使其既跟上时代步伐,与时俱进,又能够满足自己居住生活需求。对于慕名来访的游客则由居民担任导游讲解,详细介绍故居历史变迁、趣闻轶事、特色价值,使得房屋的价值得到充分发挥,实现了对遗产的活态化保护,同时就地解决了居民的就业问题,也无形中完成了地区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可谓“一箭多雕,一举多得!”

    2.文化创意产业区。伦敦被称为“创意之都”,是文化创意产业发展最为成熟的城市之一,主要是通过建设创意文化产业园区这种文化组织与发展平台,如伍尔夫汉普顿文化园区、伦敦西区、谢菲尔德文化产业园区、曼彻斯特北部园区、布里斯托尔电视与数字媒体产业园区等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北京的潘家园、798就属于这种类型。北京城内的名人故居分布呈现出相对集中的特点,主要分为什刹海-护国寺街片区、南锣鼓巷-玉河片区、前门大栅栏-宣武门片区,建议将这几大片区进行统一规划整理,深挖片区内的名人故居文化内涵和时代价值,对其进行包装整合与发散弘扬,发展文化创意产业,如以梅兰芳故居为核心在现有的护国寺街基础上开设“梅派大戏院”,发展现代戏剧,在弘扬国粹的同时更要继承梅兰芳改良传统京剧,自创“梅派”的创新基因。恭王府、郭沫若故居、宋庆龄故居、醇亲王府等则联合形成一个大的中国元素艺术产业区,在现有基础上加强保护的同时,发展服装设计、园林设计、建筑设计等,吸取产业园区内的中国元素精华,添加现代元素,创作传统与现代交融的新作品,如2014年APEC会议的新中装、国宴餐具。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