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10-58097003

山重水复OR柳暗花明——古典园林意境营造

作者:泛华志达     2016-07-18 14:15     关键词:古典园林设计,意境营造 人气

    古典园林艺术是我国五千年文化史造就的艺术珍品,也是中华民族内在精神品格的生动写照,它是世界园林之母,是人类文明的重要遗产,也是世界艺术之奇观。古典园林是“无声的诗,立体的画”,它深浸中国文化的内蕴,以意境美为审美追求,从而达到“虽由人作,宛若天开”的审美旨趣。

    在古典园林的营造中,造园家常以园林建筑、山石水体、植物配置、景观小品、匾额楹联等为内容,以“咫尺山林,小中见大”、“实中求虚,虚实相生”、“欲露先藏,曲径通幽”等为手段,营造“景有尽而意无穷”的审美意境。


    营造意境的元素

    【建筑】

    中国古典园林善于通过形式多样的建筑营造迂回曲折、景中有景的艺术境界。传统的园林建筑包括廊、亭、榭、堂、阁等,廊是狭长、通畅、弯曲的通道,通过弯曲、透空的廊能欣赏到千变万化的景色;亭是用来休息、观景的建筑,亭的形式繁多,通过亭可以欣赏到生机盎然的自然美;堂是封闭的院落,是会客、宴请、观戏、看书的地方;榭是建造于水面或花畔的建筑,榭的形态小巧玲珑,精致雅观;阁是园林中的多层建筑,可以供游人登高远望。

    【山石】

    古典园林设计讲究“山水为主,建筑为从”,以山水为景观构图之主体,山是古典园林的骨架,堆山叠石是古典园林摹仿自然山川的重要方式。古典园林常邻水置石,叠石为山,以展现石的意趣和山的本性,创造出“一峰则太华千寻,一勺则江湖万里”的意境。

    假山的堆筑有多种手法——在大型景园等广阔的空间里,可模仿高山之雄奇,此法所用石材需大小相同、参差交错、形态自然而有绝壁之感;可模仿悬崖之险峻,此种假山可以攀登,多在陡峭的崖边设置石栏,引人临近俯视,意在营造惊险之景,给人如履深渊、心惊胆寒之感;可模仿山峦之起伏,此类手法多将峦、峰合用,时高时低,极具连绵起伏之感;可模仿山谷之幽邃,此类手法多是在峭壁之间堆出峡谷,为假山增添虚实变化,给人以神秘深幽之感。而在庭院或者小景园中,假山则多与花木、院墙、亭榭结合,翠绿的藤蔓、苍凉廓落的山石、洁白无暇的粉墙,不失为一卷充满禅宗味道的中国水墨画。

    叠山置石可在拳拳之地创造出咫尺山林,“妙在小,精在景,贵在变,长在情”,其意境或险、或奇、或雄、或秀,变幻有致、层出不穷,完美地再现了自然山水而不露斧凿痕迹。

    【理水】

    水是园林的灵魂和血液,园林以多姿的水景吸引了无数文人墨客。

    水体营造有多种手法。园林之水,贵在清洁,一脉活水是园林中最宝贵的生命线,“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园林之水,贵在曲折,要达到这样“萦纡非一曲”的艺术效果,就要藏源、引流、集散——藏源便是隐藏水之源头,引起人们溯源之兴趣;引流便是引导水体纵向延伸,其姿态宜曲折迂回,可用山石、花木、亭榭等交相掩映,形成活泼灵动的风景线;集散便是改变水体的宽度与深度,产生形态的韵律。

    园林之水,贵在分隔,可将过于空阔的水面用堤坝、桥索、水廊、湖心亭等进行分隔,以打破单调空洞,也可在水中构筑大小不一的观赏性小岛或假山,使水景多姿多彩,形成层次丰富的空间效果。园林之水,贵在有声,水有幽静之音,“竹露滴清香”,完美地衬出了环境之幽深;水有活泼之声,“声喧乱石中”,激发了游人欢快的情绪;水有动听之音,“山水有清音”,增添了园林空间的音乐感;水有激昂之声,“飞瀑轰涧底”,水声与岩壑共轰鸣,震撼人心。

    水体千姿百态,或开阔舒展、或曲折潆洄,或清澈见底、或碧绿幽深,或流水潺潺、或喷薄轰鸣,它的形态、颜色、声响都能带给人无以伦比的美感,它所营造出的意境又蕴含着丰富的哲理,在水体的营造中,要力求“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从而达到“虽由人作、宛若天开”之至高境界。

    【植物】

    园林不仅要有叠山流水,还应有树木花草,通过植物可展现园林浓郁葱笼的华姿之美。

    植物是园林景观营造的重要环节,其配置手法也很多:孤植往往用以表现植物的个体美,珍贵的古木名树就经常以孤植的形式出现,且周围不再栽种任何树木,以突显其独特风姿;对植多用于建筑两侧、园门入口处等,植物需体量均衡、体态相似;列植即成行成列地栽植植物,多应用于路旁、广场周围,宜密植形成屏障以起到隔景效果;丛植是指三种以上植物的混合栽植,配置要考虑植物的群落结构、色彩搭配、艺术构图等因素,可作为主景或者配景;群植是指同种类植物的大面积栽植,成林成片,表现了壮观之美。同时,植物配置还要考虑季相变化,要将不同花期的植物分层搭配,以丰富景园不同季节的色彩构图,且要注意植物的空间层次和轮廓线的韵律。

    【园路】

    园路是景园中最重要的景线,它除了交通的功能外,还有着组景和引导的作用,它是串连景点的纽带,无论是“曲径通幽”,还是“峰回路转”,无论是“山重水复”,还是“柳暗花明”,这些匠心独具的意境设置都依赖于园路来引导游人。

    在古典园林中,园路的设计原则是妙在迂回、精于装饰、富有意趣,如《园治》中所述:“开径逶迤,随形而弯,依势而曲,或蟠山腰,或穷水际,通花渡壑,蜿蜒无尽。”“境贵乎深,不曲不深”,园路设计便是如此;同时,园路也是景观中重要的造景元素,因此它的设计要注重路面的舒适自然、美观大方,还可在铺装中加入特定的符号元素来点明主题、营造氛围,园路的铺装材料极其丰富,如石板、木板、地砖、条石、嵌草砖、水洗石、小料石、花岗岩、鹅卵石、沙石等;园路还要追求因景设路,因路得景,富有意趣,自然地引导游人。

    【小品】

    中国古典园林来自文学和绘画,在传统园林中随处可见的园名、景名、额题、楹联、石刻、砖雕等景观小品无不在表达园林的意境,点明景观的主题。

    命名是对景观文化主题的高度概括,表达着作者的设计思想,引导着游者激发赏景的愿望,命名还为景观增添了浓厚的书卷韵味,处处激发游人的诗情画意。景园命名的手法种类多样,可根据园中具体的建筑来命名,可根据风景来命名,可兼建筑与风景来命名,可用绘画意境来命名,也可借用古典诗词来命名,这样的命名更使景园蕴含了浓浓的书卷气息。此外,景园的命名还可以用味觉、触觉、嗅觉等来传递美感、表达意境,如杭州的“龙井品茗”使用了味觉,“钱江畅泳”使用了触觉,“满陇赏桂”则是以嗅觉为主,这都可为景园增添无尽的美感,从而激发游人无限的遐想。

    匾额与楹联是中国古典园林特有的人文景观,系将景点名字用书法艺术加以表现的方式。匾额和楹联大多出自名家之手,用以点景、写趣、书境、言志、抒情,它不但是我国宝贵的书法艺术财富,更是赏景的钥匙,可以使游人领悟园林内容,进而对其有更深的理解。如颐和园内乾隆题写的“山色湖光共一楼”,当游人站在楼阁之上,就会不禁联想到无论春夏秋冬之变换,无论沧海桑田之变迁,这座楼阁却仿佛亘古不变,永久地默默矗立于此,尽收湖光山色,从而引发感慨与共鸣。


    营造意境的手法

    【咫尺山林,小中见大】

    造园家计成曾言,“多方胜景,咫尺山林”,这种咫尺山林式的造景是将大自然之精华浓缩于有限的现实空间,创造出无限的意境空间。通常,可以运用园中园的方式扩大空间,运用围墙、植物、假山等分割空间,创造“咫尺之图写千里之景”的审美效果。例如,扬州个园通过叠石堆山的方式带给人一种园景深远的错觉,堆叠的假山、临水的小亭、曲折的小径都使游人觉得山重水复、柳暗花明,别有一番意趣。

    【欲露先藏,曲径通幽】

    中国古典园林主张以含蓄、委婉的方式表现自然景观,常以欲露先藏的抑景手法处理园内景物的关系,创造出层次丰富、意境深幽、意味无穷的山林胜景。例如,拙政园的进门处为一座假山,挡住了游者的视线,穿过山洞到远香堂时,园内主景才隐约可见;再如,趵突泉园林中,趵突泉周围杨柳拂地、婆娑随风,厅堂、桥泉、亭台等均被掩映于葱葱树木之中,创造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隐约之美。

    【实中求虚,虚实相生】

    古典园林中的景物布置讲究有疏有密、虚实相生,常以“化虚为实”、“实中求虚”的手法虚化园林空间。造园家常以楼阁亭榭、假山流水、花木小桥等为实景,以风声月影、树荫云雾、鸟语花香等为虚景,通过虚实对比延伸视觉空间。拙政园中便运用了大量虚景,如“荷风四面亭”以穿荷之风为虚景,“倒影楼”以水波月影为虚景,“听雨轩”以雨打芭蕉为虚景,均是通过这种虚实对比营造出唯美的诗情画意。

    意境是古典园林追求的至高境界,它是玄妙的,只可意会,它是理想主义的追求,是浪漫主义的激情,成功的意境营造使人“触景生情”,进而激起情感的碰撞,令人“情景交融”。意境营造的根本在于“师法自然,融于自然,顺应自然,表现自然”——这是中国古代园林体现“天人合一”民族文化之所在,是独立于世界之林的最大特色,也是永具艺术生命力的根本原因。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