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10-58097003

路在何方?新型农村社区规划建设的困境与出路

作者:孙莹     2016-11-10 16:56     关键词:新型农村社区规划,新型农村社区建设,困境,出路 人气

    随着新型农村社区规划建设的推进,新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各类矛盾亟待解决,这种情况在欠发达地区尤为明显。下面以当前农村社区建设的实践与背景入手,展开调查研究,希望找出问题的根源和解决的办法。


    1 探索与实践

    农村发展道路与模式既受制于具体社区的客观历史条件,更取决于人们主观创造性的抉择。针对农村出现的新问题,国家先后出台了8个“一号文件”,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以推动农村的改革与发展。当前,在新型农村建设学界展开了大量的研究,这些研究涵盖了产业经济、社会管理等多个方面。在此基础上,北京、山东、东南沿海等地均展开了大量的实践,并成为全国各地借鉴的典范。

    1.1 北京模式

    北京市作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世界著名古都和现代国际城市,其农村社区状况特殊且意义重大。农村社区既要承接城市功能的外溢,又要对城市的发展提供有力的支持。根据区位特征自身特点,北京市将其农村社区建设定位为北京的“后花园”。其功能着重于三点:

    1)保证城市对农副产业的需要;

    2)构建短期旅游的理想出处;

    3)承接部分城市工业及居民的外溢。

    以此为基础,北京市还制订了相应的发展原则:

    1)坚持城乡联动,发展宜农产业,建设可持续发展的社区,保证农业发展要求。

    2)因地制宜,改善村庄生活环境,建设宜居社区,吸引居民回乡居住。

    3)传承历史文化,注重自然环境保护,建设文化生态社区,开发短途旅游,带动第三产业。这种准确的定位和有力的政策支持为其持续健康的发展提供了保障,也为其他各大城市提供了很多启示。

    1.2 诸城模式

    诸城市是山东半岛重要的交通枢纽。2007年诸城市着力推进农村社区的发展,力图构建“多村—社区”的模式,打造“两公里服务圈”。根据“地域相近,规模适度”的原则,将几个村庄规划为一个“集中居住型”农村社区,使之既满足农村居民的耕作需要,又能让居民享受便捷的公共服务。诸城模式的新型农村社区是将原先“散”的村庄重新聚集起来,在公共服务、社会保障、文化娱乐等方面集中建设,达到城乡资源自由流动,城乡社会融合的目的。

    1.3 江苏模式

    在各地纷纷效仿、大批量仿制“集中居住型”农村社区的同时,江苏省却从省域全境入手,统筹农村社区发展,提出了以乡村旅游为切入点的发展道路。旅游业市场准入条件较为宽松,贸易壁垒较少,不存在产业雷同,加之江苏省广大农村地区自然景观丰富,乡土文化深厚,易于发展旅游业,较易形成产业发展。2003年~2005年间,江苏累计建成通车农村公路4.1万km,2006年新改建农村公路1.1万km,新改建农村公路大中桥梁1050座,真正实现了“村村通”。同时江苏省着重农村卫生所改造、乡村综合文化站建设和以“三清一绿”为重点的环境整治等工作,使农村生产生活条件改善,也为旅游业发展奠定了基础。目前江苏省农村社区的旅游业发展已经突破了初期单一的“农家餐”“农家乐”模式,开发出生态观光、休闲度假、民俗风情欣赏、自助农庄和农业主题公园等多种旅游项目,产业规模也越来越大。旅游业的发展不仅有效地发展了乡村经济,而且为省域内不同农村社区发展模式之间寻求了一个契合点,为其他省市全面统筹发展提供了宝贵经验。


    2 问题与困境

    我国农村建设正“如火如荼”,农村正经历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规划建设主要通过借鉴发达地区规划建设模式,实现农民市民化,农村城镇化,诱导城市文明入驻乡村,以期建设新时代的“新型农村社区”。所谓“新型农村社区”是指以中心村为主体,由2个~4个行政村组成的,具有一定人口规模和较为齐全的公共设施的农村组合体。然而,新型农村社区的建设目前还缺乏长期的有效机制,资金和现实的地理情况都成为重重阻力,正逐步带来一系列新的问题。

    2.1 空间分散惯性大,村庄撤并具争议,居住空间分异严重

    除东南沿海及东北部分地区外,中国大多地区地广人稀,传统农村社区长期以来以分散布局,各村之间联系并不紧密,形成了鲜明的地缘属性和区划分区。在建设新型农村社区时,首要解决的就是谁“吃”谁的问题。在新农村建设的浪潮中,往往忽略原有农村的发展情况和文化结构,只是简单地进行大规模的集中新址建设,“并居”流于表面,缺乏内部的联系度。社会认同感缺乏,人际关系疏远。而且,在社区服务设施集中地区,往往是农村相对较为富裕人群的集结地,弱势群体及相对较穷的人群没有能力搬迁,最终被边缘化。这种居住空间在农村社区的分异现象还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这一惠及广大农村、体现社会公平原则的社会目标在具体的实施中并未得到有效贯彻,孤寡老人、低收入人群并没有从新型农村社区中获得好处,反而将原有的村庄环境从他们身边强行剥离,处境更加艰难,他们难以凭借自身的力量来摆脱困境,这一社会不公的现象已愈趋严重。

    2.2 迁居后居住地与生产地脱离,落后的农业耕作业方式制约了农村社区的规模和集聚度

    我国实施的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村庄的撤并必然导致居民将远离生产地,生产如何进行,在离开生产资料的前提下,他们又通过什么进行谋生。在农村现有的出行方式和道路状况影响下,尽管社区建设的规模和集聚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实现,但村民的生计仍将存在问题,生活水平很难从根本上提高,社区建设流于形式。因此,要发展新型农村社区,首要任务就是转变农村生产模式,传统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难以适应农业产业化和社区规模化的要求。

    2.3 农村工业发展面临挑战,乡村企业亟待整合

    农业产业化之路也是各地热捧的话题。然而,受地域以及经济技术等多方面的限制,产业的同构、分散、污染等问题开始困扰着广大农村地域。如何正确选择乡村企业以及如何进行选址,区域乡村企业又如何进行整合,这都是当前学者思考的问题。

    2.4 其他矛盾和问题

    除以上提到的问题外,在建设新型农村社区的过程中,还存在着超前建设,彰显政绩工程的问题。在此过程中,资金向某一区域倾斜,建设了完善的配套设施,但由于使用不足,后续管理跟不上,导致工程荒废和资源浪费。这种割裂农村经济现实的情况也不鲜见。另外还有农民文化意识跟不上等问题,都值得思考。


    3 对策及出路

    3.1 合理选择中心村位置,重构农村社会文脉

    在中心村的选址上,要采用严谨科学的评价指标体系,量化性的进行分析。应考虑各地不同特色,遵循几个基本原则进行选址,主要包括:

    1)经济落后地区向经济发达地区集中。

    2)人口稀少村庄向人口稠密村庄集中。

    3)交通不便村庄向交通便利村庄集聚。

    4)基础设施薄弱,规模较小村庄向基础设施健全,规模较大村庄集聚。

    5)一般村庄向社会文化重要,行政等级较高村庄集聚。除以上经济和社会发展静态指标外,还应考虑人口流动,发展潜力和政策变动等动因的影响,以求迁并过程中社会稳定,各方面利益均衡。

    同时,要按照自愿参与,直接受益的原则,积极听取村民意见,适当帮扶弱势群体,逐步组织迁并事宜。在新型社区形成过程中,还应仿效日本“町内会”的形式,组织村民代表管理社区生活,保证社会和谐,促进社会文脉的迅速重构。

    3.2 完善土地制度,构建农村社区新经济模式

    要解决新型农村社区的生计问题,就要从土地制度及产业构成等基本问题出发,使合并后的社区适应新型组织结构的需要,进而保障农村社区集聚效应的产生,切实推进农村城市化进程。

    当前,许多突破农村传统的土地组织形式已悄然兴起,例如当前在我国许多地方实行的农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新土地股份合作,农村专业合作经济组织等,无不成为改进农村土地制度的有益尝试。这些改革通过规模生产,弥补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无法适应集聚生产要求的弊端,解决了分散耕种和集聚居住生活的矛盾。

    同时,各地还应加快土地流转,明确土地所有权,完善土地市场及法律体系,保障农民在土地流转过程中的权益。建议将迁入村,迁并村居民原有土地全部转化为股权,以股权制组织土地的整合和重新分配。这样既可以保证居民获得新的生产地,有效保证置换原有宅基地还林还草,同时便于农业股份制经营和规模生产的有序开展。

    3.3 发展工业小区,推进农村工业集聚发展

    在建设新型农村社区的同时,要考虑到农村工业的发展要求,有选择性的设立工业小区,利用产业集聚效应,增强农村工业竞争力,为社区居民提供新的岗位和生计。同时,应清醒的认识到乡村企业利润低,搬迁费用高,地缘属性强的特点,针对自身特色,积极组织企业搬迁集聚。

    首先,要合理选择工业小区位置,优化产业配套,以少搬迁,多配套,重结构为原则,在新型农村社区周边建立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吸引企业入驻和社区居民就业。其次,要给予企业搬迁一定的补偿和福利,利用乡村企业惠及村民的一贯优势,在合理解决土地占用土地问题的基础上,借助政府扶持,发展地缘友好,环境友好型产业,增强工业小区吸引力,弱化原有地缘属性,形成新的工业文化。


    4 结语

    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是推进城镇化的重要切入点,也是实现农民市民化和解决当前农村社会问题的根本途径。如何展开规划实践,科学引导规划活动,是学界研究的热点问题。笔者针对当前建设实际,分析了农村社区建设中的诸多问题和困境,提出了一系列解决方法,旨在进一步提高新型农村社区建设的科学性,寻找一条有时代特色的农村建设之路。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