咨询热线 010-58097003

他山之石,欧洲生态城镇建设经验

作者:吕斌     2017-05-03 16:40     关键词:生态城镇规划,建设 人气

    欧洲是世界上最早完成工业化的地区,也是率先提出可持续发展理念的地区。以上世纪70年代石油危机为契机,瑞典、丹麦、法国三国率先探索能源“新出路”,成功实现能源转型,能源低碳化水平走在了全球前列。

    2015年,瑞典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仅为32.1%,丹麦除水电外的可再生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已达到25.3%,法国核能占一次能源的比重为41.1%。除了在能源供应侧采取措施外,三个国家还积极采取行动促进需求侧的生态发展,尤其是将生态城镇创建作为抓手,探索实践绿色生态发展新模式。


    自上世纪90年代,瑞典开始打造以低碳、零碳为建设理念的生态示范城镇。哈马碧新城和马尔默BO01新城是瑞典推进以低碳和零碳为建设理念的两个重要示范项目,重点展示系统化的规划设计和成熟适用技术的系统集成。目前,哈马碧新城已基本建成,并成功打造成为全球典范,马尔默BO01已部分建成。

    丹麦被公认为是世界上实现绿色生态发展最为成功的国家之一,如今,丹麦在能源效率和可再生能源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在生态城镇建设方面,丹麦注重创新、注重实践,形成了一系列先进理念和经验。其中,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于2012年提出《哥本哈根2025气候计划》,努力打造成为世界第一座碳中和城市。

    法国于2008年10月22日正式启动了国家生态城市发展项目,目标是促进全国性大规模的城市可持续发展议程。通过在全国建立可持续发展的共识,实现建筑、社会和能源领域的创新。法国的生态城市采用在现有的城市地区内部或接邻城市的地区进行开发建设。参与生态城市项目需要编制生态城市的规划和发展建议书,并向中央政府提出申请。生态城市建议书要求必须明确将以实现零碳排放为宗旨。


    欧洲国家生态城镇创建典型做法和经验

    1.将“政府主导、目标统领”作为低碳城镇建设的保障

    三个国家低碳城镇的创建均离不开政府的有力推动,政府在整个开发过程中扮演着总导演的角色。一是政府部门负责确定生态城镇建设的理念和总体目标,并制定一系列具体的目标指标强化目标统领。如瑞典哈马碧新城先是制定了“将环境影响较1990年技术水平减少到一半”这一总体目标,之后从能源、交通、材料(废弃物循环利用)、给排水、建筑材料、土地利用、受污染土地、湖泊恢复以及噪声9个类别进行了细化。

    二是在明确总体目标后,政府部门负责确立各项规划。对于城市新区或开发项目,在确定规划后,政府部门或派出机构开展招商“选”资,要求开发商必须拿出有说服力的方案证明能够达到低碳要求才能竞拍土地,且开发商必须严格按照规划实施开发等。三是在建设推进方面,政府部门或派出机构把控开发进度,通常采取循序渐进的模式,一方面逐步积累经验并指导下一期的开发,另一方面可以降低投资成本。四是国家层面往往还通过资金补贴等方式支持低碳城镇建设。例如,法国政府安排了350亿欧元的经费支持生态城市项目;瑞典政府自1998年起开始资助包括提高能效、开发可再生能源、提高生物多样性、水管理、交通系统等资源可持续发展项目。


    2.将科学编制规划作为生态城镇建设的根基

    欧洲国家都较为重视规划,完善的规划也是造就经典的保障。当前,被誉为“世界上最好的生态新城”即瑞典哈马碧新城,就是源自1996年出台的哈马碧新城规划。在规划选择方面,欧洲新城规划都是采取设计竞赛的模式,并鼓励分块规划,通过引入竞争机制,提高规划设计的总体水平。

    在规划理念方面,欧洲设计机构基本形成共识,“以人为本”是首要原则,一方面体现在生态宜居、便利性、舒适性等方面的精细设计;另一方面体现在规划的编制和确定过程中,重视公众参与。例如,法国提出“参与性住区”概念,将公众参与与可持续发展作为核心理念实施新住区的规划与建设;规划的另一重要理念就是科学、合理,体现在充分考量职住平衡、混合土地使用,避免打造空城、“睡城”;同时,还通过强化混合土地使用,提升区域的活力和吸引力。

    在生态规划方面,注重系统性和前瞻性。单因素途径不足以支撑城镇生态转型,实现低碳需要系统推进。为实现2020年地区内二氧化碳排放量较2007年基准降低50%这一目标,丹麦森讷堡市围绕居民、企业、市政部门、智慧能源、生态经济、绿色交通六个主题制定了具体的落实方案。前瞻性体现在适度超前的目标制定。例如哈马碧规划曾因部分目标指标要求过高受到争议,直至建成才打消了外界疑虑;在建的瑞典皇家海港新城又提出了比哈马碧更高的目标。


    3.将能源、交通、建筑、生态四大领域作为低碳城镇建设的重点

    能源系统、交通系统、建筑系统、生态系统是低碳城镇创建的四大重点。能源消费是二氧化碳排放的主要来源,是低碳城镇创建关注的核心领域。在能源低碳化方面,欧洲国家一是注重前期能源规划,科学评估未来能源需求预期;二是因地制宜,探索符合本地特色的生态模式;三是支持合理开发光伏、风电等;四是普及节能设备、节能建筑,减少能源需求。

    交通领域是后工业化国家城市温室气体排放的重要来源。低碳城镇主要通过采取TOD(交通规划先行)理念规划、提高公交系统便利度和可达性、使用电动、沼气等低排放公交工具、鼓励社区拼车或租车、促进就地职住平衡等途径减少区域交通领域碳排放。在优化公交系统和绿色出行条件的同时,许多新城采取减少停车位的方式限制私家车的发展,起初这一计划遭到民众质疑,但通过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和生态系统设计,居民不仅接受了这一方案并逐步开始倡导绿色出行。通过调研也了解到,随着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人们是否愿意绿色出行,公共交通系统的完善水平将起到关键作用。

    建筑设施是城镇能源消费的主要领域。生态城镇在建筑方面的考虑一般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建筑物本身,具体包括如何实现节材、节能和节水。二是建筑的后期运维,通过鼓励居民购买节能家电设施、践行节约型生活方式等措施减少生活用能。

    生态城镇还是低碳的、宜居的。生态系统的构建不仅为居民提供了更好的生活环境,也有利于提高生物多样性,同时更多绿植也具备一定的固碳作用。在植被选取方面,瑞典、丹麦等都注重本地化和保持原生态。同时,通过原生植被配合雨水收集利用系统,积极打造微生态圈。


    4.将适应气候变化作为生态城镇建设的必要选项

    欧洲生态城镇建设都已将适应气候变化考虑其中。气候变化问题已经给人类带来了一系列影响和挑战,特别是近年来,欧洲频遭洪水侵袭,造成了巨大损失。主动适应气候变化已成为城市改造以及新城开发的重要内容。斯德哥尔摩皇家海港新城采取提高和加固沿海建筑地基的措施,以应对海平面上升带来的风险;所有新区都高度重视雨水收集和城区径流系统优化,以避免城市内涝。

    2011年,哥本哈根遭遇了千年一遇的暴雨,洪水淹没了城区大部分地区,2014年大雨再次到来,应对频发的极端暴雨刻不容缓。面对地下已无富裕空间开发、传统管道系统难以承受巨大的排水压力等问题,经过多领域专家的通力协作,哥本哈根创新提出了“蓝绿策略”,将绿地和水系两种具有气候变化适应性的空间联系在一起,再与传统的灰色管道系统相连接,这种策略能够减缓极端暴雨带来的冲击,同时进一步提升了城市景观质量,并且投入较低,得到了国际社会的高度评价。哥本哈根模式也已在许多国家得到了推广,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5.将生活垃圾作为低碳城镇能源供应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瑞典和丹麦两国高度重视垃圾的回收和资源化,瑞典更是已经做到了近“零垃圾”排放。2015年瑞典全国共产生生活垃圾442万吨,其中48.3%用作能源,35.6%用作回收利用,13.3%用作生产沼气用于公共交通,仅有1.6%填埋。伴随着新城建设,瑞典率先通过创新的分类、收集和处理方案实现新城能源绿色低碳转型。

    瑞典于哈马碧新城首次试用了垃圾抽吸回收系统。垃圾被分类投掷后,通过真空抽吸被输送到中央收集站进行分类收集和利用,可燃性垃圾作为燃料用于当地热电厂,这为哈马碧新城实现低碳能源目标创造了条件。这种垃圾综合处理方案具有提高垃圾利用率、减少环境污染、节约能源等优势,正在瑞典其他新城建设中得到推广,在建的瑞典皇家海港新城同样已采纳了这一垃圾分类、回收及处理方案。


    6.将推动精细设计、建筑多元化和保护式开发作为低碳城镇提升城区魅力和文化品味的抓手

    欧洲国家普遍注重建筑的多元化,并通过独具特色的设计向人们传达一个城市的文化品味和历史感。巴黎左岸新区的开发再次见证了法国人对“经典”的追逐。片区规划、建筑设计、城市基础设施设计等都是通过设计竞赛的模式确定设计方,多数项目由国际顶尖设计师折桂。精品建筑和精细设计不仅能够提升城区的魅力和吸引力,更是为建成“百年建筑”“历史名城”奠定了基础。

    为了保持城市的历史感和文化传承,基于老城区的生态城镇建设大都遵循“保护式”的开发理念,即保留原有城市格局、空间形态和建筑风格,对风貌建筑及经典老建筑维持原有外观,只对内部结构进行改造。例如瑞典皇家海港新城将按照储气罐的外观在原位置建造成为住宅公寓;巴黎左岸原面粉厂烟囱将得以保留,作为当地历史标记,奥斯特里茨火车站将被恢复历史建筑原貌,并通过修复和内部功能清理重新利用。


相关资讯